「寄生虫」以及我们期望从电影里得到什么

最近我听了「小声喧哗」的一期讨论「寄生虫」的播客。里面有很多独特且有意思的视角,但是我越听越觉得不对,因为我逐渐有了一种主播们在用做阅读理解的思路看电影的印象。没有人会批评「百年孤独」太过戏剧化地描写哥伦比亚社会并且没有给出建设性的建议。

我的本科最后一年

这篇博文灵感来自于 The PhD Grind 。在这篇回忆录里,作者记录了在 Stanford University 攻读 PhD in Computer Science 的经历和心境变化。我的本科生涯既没有这么跌宕起伏也没有这么发人深省,但我在最后一年里的经历、见识和思考比此前的任何时候都值得记录。我希望能在本科生涯的最终阶段,趁我仍能记得清楚,记录下刚刚过去的这一年。